人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文苑 » 人物春秋 »
纪登奎在孟津金村蹲点
作者: admin时间: 2008-08-2617:25:19点击量:23,381

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纪登奎,六十年代初期任洛阳地委书记。在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时期多他亲自到孟津县平乐公社金村大队蹲点数月。三十多年过去了,纪登奎金村蹲点的情形,仍为群众津津乐道。

解散大食堂

1961年春,持续了两年的自然灾害仍在肆虐。最紧迫的问题是粮食匮乏,浮肿病普遍发生,人们的生命面临着严重威胁。中央及时纠正大跃进、浮夸风给农村造成的危害,时任洛阳阳地委书记的纪登奎,亲自带领地委工作组来到金村。当时群众吃饭都集中在大食堂,金村最大的食堂管半个村,八个队两千多口人吃饭。
纪登奎和群众同吃大食堂,逐个食堂察看存粮,在将近断粮的情况下,用玉米穗包叶做的“淀粉馍”是人们的主食。纪登奎毅然作出了“可以自愿下伙”的决定。当时一部分干部、党员头脑发热,认为大食堂是“共产主义”的标志之一,解散食堂接受不了。而“自愿下伙”平稳解决了问题,先是病号下伙,接着是群众陆续下伙,最后食堂解散了。
在群众大会上,纪登奎动情地说:“我们工作没做好,群众骂我们,我接受。我有四个孩子,全是浮肿病,腿上一捺一个坑,半天起不来,全国缺粮食,外国封锁我们,不饿死人,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地委书记的孩子和老百姓一样饿肚子得浮肿病,尽管生活困难,但人心不乱。

炼焦队下马

金村当时许多青壮年劳力,在宜阳县木柴关一带砍树炼焦炭,是全民大炼钢铁的一部分。这些人出门在外,日子更艰难。纪登奎决定让他们先回来。正在安排时,秘书送来了省里公函,指示全省炼钢铁不能下马。干部们一下傻了脸。纪登奎沉思后坚定地说:“杀头杀我的,我负全部责任。半月后,省里又发公函,通知炼钢铁人员暂时休整,实际是下马了。当时担任金村党支部书记的郭富森,常与人谈起此事,感慨不己说:“大干部真有眼光,看得远。”

去贫困户家吃饭

食堂解散后,人们生活仍很困难。纪登奎有访贫问苦的习惯,爱向群众家里跑,交农民朋友,掌握第一手材料。一天工作之余,他来到第八生产队宋动家里。宋动当时70多岁,与老婆两口人,在农村属于不会过日子的老粗农民。纪登奎见宋动正在切红薯做午饭,就蹲在灶火边帮助烧火,说:“多切一圪瘩,让我中午在你家吃一顿。”宋动不认识纪登奎,但知道是工作组的人,没好气地说:“俺两人一顿饭就这一圪瘩红薯,屁也没有了,给你吃个啥?”纪登奎看着将要断炊的农民心里象针扎一样疼。
很快,纪登奎在金村主持实行“借地”政策。每人五分二厘五,种高梁、甜菜、种南瓜等早熟作物,让人们度过了难关。
当年秋后,己回地委的纪登奎又专程来金村,察看“借地”效果,他挨门挨户看米罐,看面缸,拿着勺子到锅里搅稀稠,又跑到宋动家说:“老大爷,还认得我吗?”宋动老眼昏花,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地委书记。便笑着说:“你不是给我烧火那个人吗?今天可是能管起饭了。”纪登奎看着收刨回来的两千多斤红薯、几百斤玉米、谷子,高兴地说:“政策对头,群众不愁了!

和群众一块拉耧

纪登奎到金村时间不长,面对自然灾害,实事求是地解决大跃进留下的后遗症,解散食堂,搞借地,深受群众拥护。他平易近人,体察民情:每到一处,都能和群众打成一片。一天,他坐吉普车到金村小关路一带,看群众借地后耕种情况,车停后便向正在拉耧种谷子的第八队社员郝木走来。郝木是金村出了名的“老掂”,爱说俏皮话。他和纪登奎打过几次交道,彼此也算“朋友”。郝木一脸正经地说:“纪书记,大跃进还不如叫大跃退,牲口饿得不会动,俺们变成牲口来拉耧,你当官的只管坐着小汽车美。”纪登奎说:“全地区推广借地经验,刚散会我就往这赶,腰都坐疼了你知道?嫌美,咱俩先换两天。”说着便拉起了耧。郝木连忙阻挡:“咱可没你那本事。”说着向纪登奎讨烟抽。纪登奎半真半假地说:“我抽烟也是凭票的,现在只剩两支,一人一支,平均分配。”人们哄堂大笑。欢声笑语中,地委书记和老百姓同拉一张耧耩谷子。

包产到组试点

纪登奎在金村蹲点解决问题,推动了全地区的工作。他又考虑起农村的长远发展问题。在征求第12队队长袁清瑞意见时,袁清瑞直言不讳地说:“大呼隆弄不成事,借地是暂且救个急。农村要发展,往远处看种地还得联系产量。”当时实行二级所有队为基础。纪登奎对袁清瑞说:“不论这种搞法是成功还是失败,总得摸索,总得试试,按你的想法干,出问题我兜着。”在纪登奎支持下,袁清瑞把第12生产队分成六个作业小组,搞小麦包产到组,当年增产,效果明显。袁清瑞满心喜悦,
向北京开会回来的纪登奎汇报时,纪登奎拍拍袁的肩膀说:“不要说了,这种作法中央批评。”包产到组试点就这样结束了。顺便提及的是,“文革”中,省城不知那一派专门到金村调查此事,可能是作为攻击纪登奎的炮弹。对纪登奎的一一生功过,中央已经作出结论。他六十年代在金村蹲点时的形象,至今仍受到人们深深怀念。
本文根据张润斌(原平乐公社副书记)、袁红(原金村支部书记)、袁清瑞(原金村大队干部)、张有松(金村8队农民)回忆整理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