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文苑 » 人物春秋 »
追记孟津县老领导地厅级离休干部刘希文同志
作者: admin时间: 2008-08-1817:22:39点击量:29,327
一、千人送别
 
2005322日,上午10点钟,洛阳殡仪馆。
孟津县离休老干部刘希文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在举行。
县委书记杨建国,怀着沉痛的心情,对他作了很高的评价:“刘希文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战斗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鞠躬尽瘁、无私奉献的一生。”
参加刘希文同志遗体告别仪式的1000多名干部和群众无不为之动容。杨建国号召大家要化悲痛为力量,像他那样正正派派做人,勤勤恳恳做事,认认真真工作,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杨建国最后说:“刘希文同志永远活在盂津人民心中!
 
二、革命历程
 
327日,是刘希文病逝两周的忌日。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他家里,想找他老伴彭毅同志采访采访,为他写一篇纪念文章。
走进他家小客厅,正面墙上悬挂着刘希文同志的遗像。遗像下面的桌子上摆放着四碟青菜:简单,清淡。彭毅说:他生前就喜欢吃这几样小菜;现在我们也不敢让他豪华。否则,他的在天之灵也会心神不安。
耳闻目睹这一切,使我对孟津县的这位老领导更加肃然起敬。
于是,我立正,凝神,恭恭敬敬地为刘希文同志遗像三鞠躬。
说明来意,彭毅用泪水和着回忆为我讲述了关于刘希文同志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刘希文同志19291月出生于江苏省赣榆县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
1942年,江苏闹灾荒。刘希文年仅38岁的父亲病饿而死,撇下他姊妹5个。刘希文是老大,时年14岁,便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白天,他下地干活,出力流汗;晚上,他帮助“小脚妈妈”磨豆腐,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赣榆县是个革命老区。苦大仇深的刘希文,怀一腔正气,很早就参加了革命。10岁,他当上了村儿童团长,领着孩子们站岗放哨,打击日本侵略者;15岁,当上村长,领着群众打土豪分田地;16岁,加人中国共产党;17岁,就随第三野战军南下,为解放全中国而英勇奋斗。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他左手大拇指被打断,成为一个永久的光荣的纪念。
南下途中,组织决定刘希文同志留在宜阳工作。他先后任该县一区宣传干事,二区组织干事、团区委书记。为新中国的建立,他倾注了一腔热血。
新中国成立后,刘希文历任宜阳县二区宣传委员、团县委组织部长、一区区委副书记、二区区委书记、县农工部副部长、县林业局长、县钢铁厂党委书记、县农场场长、寻村公社党委书记等职。
1965年,刘希文同志调洛宁县任县委农工部长;粉碎“四人帮”后,任洛宁县革委副主任。
1977年,刘希文同志调入孟津县。先后担任县革委副主任、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副县长、县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在他任职的13年中,他的足迹踏遍邙山岭上、黄河岸边,他的真情撒遍孟津的村村寨寨、庭院茅屋,为孟津的改革开放事业呕心沥血,与孟津人民结下了生死情缘。
说到这里,彭毅拿出刘希文同志生前的一个日记本,翻开扉页,只见上写两行大字:“亲不过共产党,好不过老百姓”。她说,这是他一辈子常说的一句话,也是他的人生格言。
 
三、难忘孟津老船工
 
接着,彭毅向我讲述了刘希文同志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
那是19883月,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召开。
刘希文同志作为省人大代表,有幸参加会议,他感到无尚光荣。他想,人民代表,就应当代表人民,替人民说话。几年来萦绕在他心头、孟津县又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想提出来,让省领导想想辙。
一天上午,在小组讨论时,他见到了副省长刘源。他说:“刘省长,我是孟津来的代表,姓刘,跟你算一家子。今天我想向你反映个问题。”
刘副省长说:“只要你反映得对,我就帮你解决!
“当年,解放大军过黄河,我们那支队伍,就是孟津的船工们,把我们一船一船渡过来的。解放后,这些船工成立了星火社,几十名船工成了国家正式职工,大家说着笑着摆渡孟津到济源两地的过往者。后来,黄河上架了铁路桥和公路大桥,船工失业了,生活无着,成了孟津的一大难!
“过河不忘撑船人!你打报告,我协调省里有关部门解决。” 就这样,刘希文同志满怀深情地帮助孟津的42名船工,解决了“老大难”。船工们无不兴高采烈,大家商量着兑钱为刘希文同志挂匾。刘希文同志赶忙劝阻说:“可不敢!要挂匾,我得给们挂。没有你们的小木船,解放大军怎样渡过黄河!”
 
四、余热生辉
 
1990年底,刘希文同志光荣离休。但是,他离而不休。而且,一干又是15年。他先后担任了县关心下一代协会常务主席、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主任、名誉主任,把满腔心血都倾注到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之中。
说到这里,彭毅拿出刘希文同志“关心下一代工作大事记”。我细细看过一遍,倍受感动。为让读者也来感受刘希文同志离休后的日子多么丰富多彩,这里不妨摘录如下:
1991年11月,我和县关协的几个同志,到新安县学习该县关协工作经验。回来后,组织孟津籍在外工作人员,为县关协募捐16000元。
1992年8月,我和关协的几个同志,先后来到孟津境内的黄河桥劳教所和洛阳市区五股路劳教所,看望了40多个孟津籍失足青年。为他们送去了《雷锋日记》和钢笔、笔记本等学习用品,代表孟津的父老乡亲向他们问好,祝愿他们好好学习,重做新人。盼望他们早日回家,为人民作出贡献。孩子们感动得嚎啕大哭,纷纷表示:决不辜负家乡父老的一片真心,争取早日回归社会。
1993年4月5日,清明节。我和县民政部门的同志来到朝阳烈士陵园,与该镇1000多名中小学生一道为烈士扫墓,向学生们讲革命传统,鼓励孩子们踏着烈士的足迹前进。
1994年5月,我到驻洛阳市新疆军区干休所,邀请原南疆军区司令员郭兴,来为孟津一高和二高的1500多名师生讲革命传统。
1995年8月15日,由县关工委牵头组织修建的孟津第一块“抗日胜利纪念碑”在横水镇落成。我请来了6位县委常委,参加了揭碑庆典活动。
1998年底,瑞雪纷飞。我听说横水镇闫庄小学几间教室上盖破损,致使学生无法上课。我实地考察之后,十分痛心。回来之后,跑到县直10多个单位化缘,恳请局委和个人伸出援助之手,帮助闫庄村小学100多名学生度过难关。半月时间,共筹资3万余元,如数交给了闫庄村“两委”。
1999年秋,新学期即将开学。我从《洛阳日报》上看到一批家境困难的学生,希望得到社会救助。在这一批学生中,孟津县王良乡就有4个:宁嘴村小学的董晓云,桐乐村小学的赵彬彬,柿林村小学的孟国玺和刘艳艳。看了这些求助学生的名字,寝食不安。我和老伴商量后,决定对王良乡的孟国玺等四位同学和洛阳铜加工厂小学的高园同学进行救助。

…………
这些日记,使人看到了老人不倦的奉献精神和对祖国下一代的殷殷的爱心。
彭毅说:“当时老刘这样决定,不管学校怎样规定,每个学生每个学期咱都救助100元钱。第一学期,他叫我把钱送到5个学生家里。第二学期之后,他叫学生来我家取。他说这样他可以和孩子们见见面,谈谈心。但每个孩子的100元钱不能少,路费每人发10块钱。碰上春节,还给每个孩子几十元压岁钱。”
彭毅思索片刻说:“这几年吧,老刘共资助5个学生4300多元。这是个保密数字,他生前是绝对不让向外透露的。共产党员作了这点事,不值一提!”
2003年暑假,孟国玺初中毕业,来到刘希文家中报喜拜谢。刘希文同志说:“孩子,你学习很好。考高中吧,考上我供你。”孟国玺说:“刘爷爷,今年我都18岁了,俺家的情况你知道,爹腿残疾,妈眼看不见,都需要照顾。我想在家门口开个小商店,一来照顾家里,二来服务乡亲!”
2004年初,刘希文同志白内障发展到突然双目失明。顿时,他坠入一片黑暗之中。他想:眼看不见了,领着国家发的离休金,却不能为社会办一点事,活着还有啥意思!但他马上又振作起来,他想远处走不到,拄根棍县城里头可以跑一跑,找些离退休干部谈谈心,做点老干部的工作不也挺好嘛!
    在与离退休干部的交谈中,刘希文同志发现一些同志,由于离退休后一直呆在家里,不知道县里发生的变化,所以常常发一些无名牢骚,说这不好,说那不行。为了打消老干部们的这些疑虑,刘希文同志找到县委领导,建议每年都要组织老干部们到县内各地看一看新形势、新发展、新变化。县委采纳了他的建议。
    当年8月,县委组织120多名老同志,分乘两辆大卡车,参观了投资3. 6亿元正在兴建的孟津焦化厂、投资4亿元正在兴建的孟津钢厂。大家一边看,一边议,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都想笑。许多老同志哼起了梆子腔“孟津的大建设一日千里”。
刘希文同志也拄上拐杖参加了这次活动。他高兴地说:“我虽看不见,听听介绍也震撼!”
 
五、最后的嘱托
 
 2004年底,刘希文同志又突然患白血症,住进了洛阳市东方医院。住院8天,就花去6000多元。他得知情况,心疼地说:“孟津是个穷县,治我的病要花这么多钱,又没有好结果,你说花这冤枉钱干啥?在他的坚决要求下,他三次住院,又都很快出院。
20053月以后,他的病情日益恶化,经常处于昏迷状态。无奈,组织上又让他住进了医院。
31322时,他在长时间的昏迷后苏醒过来。脸上绽着笑意,嘴唇微微颤动,像是要说什么。慢慢地守护他的儿女们听清了,他在低声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儿女们高兴不已,和着他的节拍也唱了起来:“……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一心救中国……”
这支歌,他一生唱过千百遍。不仅他唱,子子孙孙们都会唱。但是,唯独这一次他唱得催人泪下,感人肺腑,永远回响在人们的耳边。
314日上午1010分,刘希文再次从昏迷中醒来,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尔后咂了咂嘴,开始低语着什么。守护他的老伴彭毅赶忙把耳朵凑过去。只听他一字一板地说:“老彭,我这一辈子没给你留下什么财产。现在,我就要走了,但是还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这也算我的一点遗愿……”
彭毅说:“你说吧,不管啥事都中!”
刘希文的眼里涌出两滴泪水,鼓足力量说:“我想叫你从我死后的抚恤金里,拿出6000元钱。用2000元交我最后一次党费,谢谢党对我几十年的培养和教育;拿2000元送到县民政部门,帮帮那些至今还没钱吃盐的父老乡亲;剩下那2000元捐给县关工委,救助那些交不起书杂费的孩子上完初中……”
彭毅满脸热泪,深情地点着头说:“中!中!中!”
说到这里,彭毅泣不成声。她悲恸,她骄傲,她更自豪。她说:“老刘一生最爱说的‘亲不过共产党,好不过老百姓’这句话,在这个时刻得到最高的升华。从此,我们全家也把这一句话当作家训,子子孙孙永远留传!”
2005315日,是一个阴冷的日子。2110分,刘希文同志步完了他一生漫漫革命路,走得悄无声息,走得坦坦荡荡。
面对这位始终保持先进的中共党员,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我内心深处的悼念之情。
正是:大音声希,至亲无文。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