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文苑 » 人物春秋 »
高明山同志在孟津
作者: admin时间: 2008-08-1617:17:41点击量:22,414
    高明山同志原任洛阳地委财贸部长。19624月调任孟津县委?第一书记,1963年秋调商丘专员公署任专员。他在孟津工作时我任县委第二书记,我二人虽相处只有一年多,但对他那豪爽磊落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及高度负责的务实精神却永远难忘。
    在孟津期间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几点:
    ——调查研究。他一到孟津就对我说:“我不是来孟津吃闲饭的,也不是来看摊子的,我是要来解决问题的。”他问我:“你是老孟津了,你知道现在孟津工作应该先解决啥问题?
    当时,国家正处在困难时期。贯彻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恢复国民经济八字方针,时间不到一年。1961年,孟津粮食产量骤降到历史最低水平,比刚解放的1949年还少800万斤,只有7200万斤。
    因此我说:“孟津当前最大的问题有三个:一是老百姓吃饭问题;二是种地没牲口;三是部分队没水吃。特别是县城缺水,机关拉水都很周难。”
    高明山一听,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我明白了。”
    他来孟津第一天只和常委、机关干部见了个面,便找我谈话、座谈情况。第二天、第三天便由我陪同下乡先走了一圈。第四天他说:“你管管整个工作,找个人跟我到各村转转。”这样一直跑了半个多月。他每天下乡回来,都要找我聊工作。一天,他从马屯公社庙护村回来高兴地说:“今天到‘神护’,收获可大了。”我知道他记错了村名,开玩笑说:“高书记你去日本了?”他不解地说:“别开玩笑,你不知道,这个村子很大哩!”我说:“这村叫庙护,不叫神护!”他一听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他又问我:“这个村支部书记叫啥名?”我答:“叫谢宏。”他说:“对,是他。”他告诉我,解决群众吃饭得狠抓红薯。”
又一次,他从平乐回来,见到群众拉犁拉耙。,一进门就十分痛心地对我说:“种地没有牲畜真是大问题。过去说“金平乐,银象庄,现在却让妇女拉犁。这还叫什么社会主义?”
他非常关心水利事业。见到九泉水库被扒坏,黄河大渠东段部分被填平,回来后十分生气,大骂:“这是破坏生产、败家子、劳民伤财。”
    麦收之际,全县组织四、五个工作组,调查了近百个最困难的生产队。以农业局长韩志久等同志组织的工作组到煤窑公社调查了金家岭、孙家岭、瓦盆岭。金家岭是个困难队,搭麦垛只有2人。各工作组所调查的情况,都一一向他作了汇报。
从这次开始,他还要求县直干部收麦收秋都要回家参加收获,并调查本村情况,结束后回来汇报。
经过一段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他已胸有成竹,然后坐下来研究工作。他首先主持召开公社党委书记和县直各部门负责人会议,以长计划短安排的指导思想,直接听取各单位汇报。各公社汇报内容是如何贯彻落实以粮为纲,农、林、牧、副业全面发展的方针,要拿出具体规划。县直汇报如何支援生产。各单位的规划要统统打印成文。
接着,他主持召开了全县三级干部会议,进行全面工作布署。这次会议一直开了半月左右,为了写好会议总结,他利用夜晚查阅了许多文件和资料,经过反复地深思熟虑。然后口授,只要秘书记录。报告一直准备了77夜。这次大会开得有声有色,开会时,地委书记纪登奎亲临指导。看到高明山废寝忘食的工作,纪开玩笑说:“老高,歇歇吧,看把你使死了。”
    三级干部会议后,他又专门以县委文件印发了《致生产队长的一封信》。
    ——抓红薯。从庙护调查以后,他一直在考虑如何发展红薯面积,提高红薯产量。一天,他问我:“你给我讲一讲发展红薯的道理。?我说:“我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劳模吴福祥最在行,让他和你谈谈。”吴福祥当时在长华村西头住,担任公社副社长。在吴福祥指导下,长华大队的红薯发展到一千多亩。七、八、九三个生产队每人每年种红薯三四分,每亩产量达到5千多斤。除了人吃,还加工粉面、粉条卖钱,生活开始富裕起来,成为全县的典范。
    高明山要我立即把吴福祥请来,他们二人关住门一直谈了33夜。
    吴福祥告诉他:“红薯混身都是宝,不怕旱,见苗三分收,丰年可以改善生活,灾年可以度荒。”又说:“种红薯吃白馍。”还给他算了一笔帐,每人一年种4分红薯,按每亩最低产量2500斤计算,就可收1000斤。留三分之一吃鲜红薯,三分之一切片,三分之一磨粉漏粉条。吃不完还可以卖钱、换细粮。同时,红薯多了,有啥吃,还可以多留旱地多种小麦,这就叫“种红薯吃白馍”。
    他听了非常高兴地对我说:“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一年之计在于春,我来正是春天,咱们下劲抓红薯,奋斗一年,先吃饱肚子。”由于原来缺少红薯种,育苗太少。种红薯时,他动员缺苗队从县内调剂解决一部分,写信到陕西、偃师、长葛等地购回来一大部分。从这一年开始,孟津干部群众对红薯生产重要性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提高。红薯变成了孟津人民的救命粮。群众说:“红薯饭,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一直到70年代,全县一般每年要种12万多亩。最多发展到1 6万亩。
    后来高明山调商丘地区当专员,又把发展红薯生产的经验带到了商丘,对改变老灾区面貌发挥了很大作用。
    ——抓耕畜发展。当时全县耕畜缺少,饲养量也已降到历史最低水平,由1955年的38000头降至22000头。平乐大队有个生产队,只剩下1头牛。
    高明山为了发展耕牛,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一是买牛补贴资金,支持贷款。这一年,通过省、地有关领导写信、打电话,到卢氏、栾川、确山等地购回了一千多头耕牛。二是奖励繁殖。实行“一条腿”或“两条腿”的奖励政策。即繁殖幼畜,或以瘦养肥,以病弱养壮的,按一半或四分之一价值奖励饲养员。对配种员,过去认为是最肮脏、最下贱的工作,在高明山重视下,配种员李庆、饲养员李永良繁殖牲畜有功,选为出席全省表彰会的劳模。县兽医站技术员常子厚选为县人民委员会委员,各公社兽医站的配种员,多数也选为县人大代表、公社代表。在物资严重困难时,给他们特需待遇,每季发给一条烟,一条肥皂,一条毛巾。三是严禁屠宰耕牛,违者给予经济或法律制裁。
    通过一年多的发展,孟津县的耕畜发展到28000多头。初步缓解了耕作上的困难。
    ——抓水利。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多次深入每一项被毁坏的水利工程进行调查,并逐项提出修复意见。他指示水利部门详细调查,专门把县委仅有的一辆美式吉普车让给水利局副局长杨志轩使用三天进行调查。在他直接关怀下很快疏通了黄河大渠东段,使大渠灌区水浇地发展到5万多亩,同时还修复了九泉水库工程。
    县城吃水困难。他一到孟津就请地委书记纪登奎给省委领导写信,组织人员到省要款。我和李瑞、水利局副局长杨志轩等同志都曾多次到省去过。一次李瑞和杨志轩专门在省里住了3个多月,多次找过省水利厅和农委等部门,找过省委副书记杨蔚屏、杨珏,副省长王维群等。在杨尉屏、杨珏同志大力支持下,批准拨款40万元。
    第一次杨蔚屏同志批准了30万元,而省政府主管领导强调,全省有16个县城没水吃,省里没有这笔专项资金,不给孟津解决。后来经杨珏同志做工作,才拨了10万元。回县后,高明山同志感到无法处理,就根据山西家乡挖蓄水池的经验,在县城一中大门西侧,开挖了一个2亩来大、5米多深的蓄水池,用青砖护砌,并计划加盖蓄水,解决县城食用。后来,又经杨蔚屏副书记做工作,才又从省要回30万元,这样才改变方案,兴建自来水工程。这项工程由杨志轩负责,请洛阳设计院设计,在九泉水库北新打井2眼,埋设了自来水管道,解决了县城用水困难。
    高明山同志在孟津时间虽短,但政绩显著,深受广大干群所爱戴。我仅作上述回忆。
(作者卫乃如,1919年3月生,河南济源人,地厅级离休干部。曾任中共孟津县委书记,河南省第一、第五届人大代表。)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