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文苑 » 人物春秋 »
回忆宫文斌同志
作者: admin时间: 2008-08-1617:15:24点击量:712

宫文斌同志是开辟孟津新区、解放孟津的首任县委书记兼县长。是我的老领导、老战友。他先我到孟津7个多月。我们共同相处3年多,音容岁月随人逝,史迹永存难忘怀。每当几个老同志相聚,谈起孟津解放初期的情景,都禁不住唏嘘喟叹,缅怀不已。

宫文斌同志家居河南省荥阳市西史村,出身于农民家庭。自幼求学读到高师。1936年加入牺盟总会,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抗日战争到建国以后,曾历任决死队一、三纵政治指导员、教导员、干教科长、中共豫西地委秘书长、孟津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洛阳地区合作总社主任、河南干校第二副校长等职。生前为革命事业艰苦奋斗,积劳成疾,不幸于19551228日抱病与世长辞。终年43岁。被安葬于新乡市烈士陵园。河南省人民委员会于19563月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在墓前勒石树碑以作纪念。
宫文斌同志憎爱分明,公而忘私,严守纪律,廉洁朴实。现仅将我印象最深的几件事追忆如下:
一、维护党纪的模范
宫文斌同志,执行党的纪律一向不徇私情,他认为维护党的利益是每个革命者的神圣天职,在原则问题上不能有一丝马虎。他自己以身作则,对每个干部要求也非常严格。对于打骂群众、强迫命令、违法乱纪等恶习,他都深恶痛绝。孟津全境解放后,一次一区干部崔某到横水乡文公村去催粮,把村长打了一顿,引起全村群众强烈不满。宫文斌同志知道后,为了挽回影响,安定民心,就把他法办了。群众十分高兴,踊跃交粮。还有一次,县公安局有一名干部乔某,审讯犯人时搞逼、供、信,并且逃避检查,跑回山西长子县老家长期不归。宫文斌同志断然决定开除他的公职,维护了党的纪律,制止了那种松松垮垮的无组织无纪律现象。宫文斌同志对待自己的亲属要求极严,不允许有丝毫特殊。他的胞弟担任县武装大队中队长,下乡时与马屯乡庙护村一个青年妇女谈恋爱。根据当时形势,上级规定下乡干部不允许在驻村谈恋爱。宫文斌同志对他的胞弟提出了严肃批评和警告。可是他的胞弟牢骚满腹,根本不听劝告,硬是以结婚相对抗,在干部和群众中造成极坏影响。宫文斌同志铁面无私,毅然执行党的纪律,把他胞弟开除回家。宫文斌同志自己的婚事,完全按照组织规定办理。他与赵灿结婚,本来洛阳地委个别领导已经表示同意,但他还是坚持按规定手续,让担任组织部长的裴学诗亲自向地委组织部请示批准后,才举行婚礼。
严守组织秘密,是宫文斌同志的又一高尚品德。他常说保守秘密是党的生命,要求每个共产党员都要绝对遵守。他不仅这样教育干部,而且自己带头执行,慎之又慎。在那艰险日子里,对行军转移隐蔽都需要保密。一天晚上,在一个村子里住下,他一人正独自在屋子里踱步考虑出发战斗。这时,他的前妻邓全英从河北老家专程来探望他。由于情况吃紧不宜携家带眷。他硬叫邓走了。后来二人离了婚。1951年春,地委决定调他担任地区供销社主任,并给他谈了话,同时决定由裴学诗担任县委书记主持县委工作。这些情况宫文斌同志按照组织要求事前没有丝毫透露,直到调令下达之后,我们才知道。对于宫文斌同志这种严格的保密精神,我们全体干部都十分钦佩。
二、廉洁奉公的人民公朴
宫文斌同志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不管是在同敌人血火相拚的艰难岁月.还是在解放后的和平年代,他总是那样简朴清正。初到孟津开辟工作,生活异常艰苦,吃住都十分困难。在贫苦百姓家吃饭,经常吃不到盐和菜。晚上经常在潮湿阴暗布满尘土的窑洞里开会、工作,只有一盏小油灯。严冬季节烤不上火,就在屋子里来回走一走暖一暖脚。就这样,他照样爽朗乐观,谈笑风生。有一次出村去发动群众,直到昏天地黑才摸到没梁堂村。群众已经熟睡了,派饭有困难。他不让惊扰群众,就找了点红薯充饥。同志们心里难受,他却有说有笑把大家逗得高兴起来。孟津全境解放后,县政府进驻庙护村,住房有困难,铺张浪费,他与赵灿结婚只买了些水果请了大家。在他带动之下,县长张鉴组织部干部于洪翔、二区区长李金波、三区区委书记李丛林等领导干部结婚都是从简办理,给孟津县委、县政府带出了一个好风气。他调离孟津时,只带自身行李,未拿公家一件家具。只让通讯员送他到洛阳,没有打扰任何干部:大家一致称赞他是廉洁奉公的楷模。
三、能文能武的指挥员
宫文斌同志中师毕业,有较高文化素质。他不仅讲话、作报告富有哲理,发人深思,而且文章也写得很好。无论是向上级汇报或召开大会作总结报告,他都亲自执笔,从没让秘书起过草。1949年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以后,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地委要求每个月由县委书记亲自动笔写书面汇报。并要求500字以内,汇报当月工作情况、经验体会以及下月工作安排。第一次写汇报,他把裴学诗叫到跟前,共同研究,由他亲自执笔来写。他思维敏捷,书写流畅,艰快把文章写好了,但字数较多。他反复推敲,字斟句酌,一丝不苟,当压缩到510多个字时,裴学诗提出说:“就这吧,多十个八个字怕啥”。他却把脸一沉说:“不行,这不是一个字数多少的问题”。就这样,一字一句删来改去,直到深夜把文章压缩到五百字以下才罢休。誊写,他也不让我们动手。还是由他自己工工正正把文件誊写好才去睡。作为一县之长,每天政务缠身,  白天难得休息,再承担如此细致文字工作,,宫文斌同志真是毅力惊人。从此,我们更加敬佩他,夸他是个全才,是个能文能武的指挥员。
(作者卫乃如,1919年3月生,河南济源人,地厅级离休干部。曾任中共孟津县委书记,河南省第一、第五届人大代表。)